茹菓TA

【all羡】唯你7

第七章

 
 

云深不知处

 
 

聂怀桑等人对着一贴鲜红的帖子不知所措……“聂兄,你说这……是真的吗?”

 
 

“我……我……我不知道啊!”

 
 

“这不是你家里寄来的吗?这太惊人了……”

 
 

“是啊!那可是魏兄啊……”

 
 

“太让人不可置信了。”

 
 

“就是,就是”

 
 

“……魏兄真的是坤泽吗?……”

 
 

“这喜帖都广发仙门百家了,难道还有假的吗!”

 
 

被一众世家子弟围攻的聂怀桑,简直头大,最让人头大的就是帖子里的内容……这不会是真的吧!今早收到家里的书信,这喜帖就夹在其中,这群少年人全都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想想那可是武力值天资灵力都比他们强多了的魏无羡居然是个坤泽,而且一来就这么劲爆的消息。

 
 

“所以那天,是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吧!”

 
 

“怀桑?你们在做什么?”一道和煦的声音说道。

 
 

“曦臣哥哥…我们在说这个呢…”聂怀桑把手里的帖子交给了蓝曦臣。

 
 

“好了,你们快回兰室吧!怀桑这能先留在我这里吗?”蓝曦臣拿着帖子道。

 
 

“啊?好的!”聂怀桑等人各自走了,毕竟他们都不想罚抄雅正集。

 
 

若有所思的蓝曦臣拿着喜帖,忆及蓝忘机最近的种种,确定还是先告诉于他。

 
 

“忘机,你在这呢!”蓝曦臣向蓝忘机缓缓走来。

 
 

“兄长可有事?”

 
 

“今日听闻金江两家要联姻!你可知道是何人与金公子结为道侣吗?”

 
 

“兄长何出此问?”

 
 

“是魏公子”蓝曦臣把手中的喜帖交给蓝忘机。

 
 

只见蓝忘机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望着喜帖上成双对应的名字,确实是金子轩与魏无羡的名字。观礼的地点时日也标注清晰,断不会是假的。

 
 

“为何……?”

 
 

“金公子确实是乾元,可是魏公子一直都没显特征,怕是成了坤泽。”蓝曦臣望着弟弟这情绪不稳的样子,怕是对魏公子早生情愫,不免产生了不忍之心了,或许不让忘机知道更好。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叔父一直没有言说,可是魏公子他们陆续的回去了,这事确实可疑,但这只是我的猜测罢了。”

 
 

只见蓝忘机握着已经皱的不成样子的喜帖,虽面上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可是感受得出蓝忘机内心一定已经混乱一片!

 
 

“兄长……我想去个地方,去去就回”。

 
 

出了云深不知处,御剑直指云梦;一路心急如焚,到了云梦后却踌躇不前,才发现来的匆忙,未表明来意,这如何才能找到想见之人。

 
 

在云梦一路上都是张灯结彩的喜庆气氛,偶尔听闻云梦的大弟子要成婚的消息,多是祝福夹杂着各种欢声笑语,听道偶尔说起那调皮少年,居然转眼就要离开江家了,姑娘们满是不舍与失落。

 
 

却见这谪仙般的白衣公子出现在云梦,姑娘们一时心花怒放拼命的想把花塞抛给他,都被这公子冰封三尺的气势所吓到,纷纷离开了。却见一朵花稳稳的飘落在蓝忘机的发髻边,抬头却见那眉眼含笑手里还把玩着花朵的俊俏少年。

 
 

“蓝湛,蓝湛你怎么会在这里,莫非真来云梦找我玩啦,嘻嘻!”魏无羡纵身一跃就跳到蓝忘机身前,跟往常一般对他一番戏弄。只见眼前之人一改之前玄衣的校服,身穿繁复的广袖紫衣,一双桃花眼眼波流转,煞是好看。

 
 

“走,我带你玩去!”刚想与在云深那时一样,捉弄一番这个小古板,手还没碰到人却被挥开了。

 
 

“好,好,好又是不与旁人触碰是吗。明白,明白我走便是了!”不怒反笑的魏无羡嘟囔着在他身旁作势要离开。

 
 

“魏婴!你……”

 
 

“大师兄,你干嘛跑那么快,等等我们啊!”身后跑来几个手提满了各种东西的紫衣少年气喘吁吁的说道!

 
 

“居然那么快就跟上来了,没意思!”

 
 

“大师兄,你别跑啊,你偷偷得跟我们出来,待会虞夫人知道了又要责罚了!”师弟们想起那些可怕的刑罚,个个都哭丧着脸。

 
 

“就是,你不能因为这几天金公子不在就乱跑。”

 
 

“打住,打住,打住,不是告诉过你们别提他了吗!而且没看见我在招呼贵客吗。”

 
 

“那是姑苏蓝家的校服…难道是师兄经常提起的蓝忘机…”再观那冰冷的眼神,这一定没有错。

 
 

“你们先回去,我先带蓝二公子逛逛。”

 
 

“不可以,大师兄你之前答应了只是出来一会儿就回去的。”其中一位弟子说到。

 
 

只见蓝忘机不怒而威的在那一站,成功把那群还想强行拉魏无羡回去的弟子们吓退回去了。

 
 

“哈哈哈哈,蓝湛,你太厉害了,这群家伙平常可不会这么听话哈哈哈好了,走吧,带你看看云梦。”看着笑得东歪西倒的人儿,蓝忘机叹了一口气。

 
 

二人一路走走停停,只见魏无羡每到一个地方总是拿起东西就走,蓝忘机就这样默默注视着他,像是要把他烙进眼里心里,一刻都不想错过。

 
 

魏无羡虽说在玩,可是也注意到了蓝忘机那样子肯定有要事要说,便把他带离市集,往人少的地方去;“说吧,蓝湛,你今天来所谓何事?你也不像是路过的样子。”

 
 

只见蓝忘机拿出了一张鲜红的帖子放在他面前,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了!“怎么,原来蓝湛你是来祝贺我的?”

 
 

“……魏婴……你是何时分化的?为何一直隐瞒。”

 
 

“我?我是与不是坤泽又如何?我不是你蓝家人,更不需要你的管教。蓝二公子如果没啥重要之事就请回吧!”

 
 

“魏婴,你明知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哼,不是这意思又是何意思,你们乾元都一个样。”

 
 

“你与金公子素来不合,为何如此仓促成婚。”一直以来都不想直视这个问题的魏无羡,想不到在这里被蓝忘机赤裸裸的提出来。亲近之人一直都在极力的凑合他们,谁也没有问过他的意愿。虽有江澄反对,可在虞夫人的威压下,他于自己也无能为力。

 
 

蓝忘机情急之下怕魏无羡真的走了,一把握住他手腕,蓝忘机天生手劲大,任魏无羡如何用力都挣脱不了,神色更是不好“蓝湛,你为何要这样与我过不去。”

 
 

一直不善言辞的蓝忘机只能把他握得更紧“你若果不愿意,为何不拒绝。”

 
 

“这不并是我一个人可以反悔的,我……”

 
 

“跟我走!我带你离开”

 
 

蓝忘机神色凝重的说完,熟知这小古板并不是会开玩笑的人;放在平常魏无羡一定会对他取笑一番,但他现在却笑不出来了。

 
 

“蓝湛……你……”话还没说完,魏无羡突然一阵心悸,呼吸突然也急喘起来。整个人都要站不稳了,该死的,金子轩那家伙不就离开了几天吗!这病发得也太是时候了!

 
 

“魏婴?”蓝忘机也察觉了他的样子确有不妥,魏无羡神色痛苦的快要撑不住了,蓝忘机却不知如何处理,情急下便把人往怀里抱紧,刚要去找大夫。

 
 

“蓝忘机!放开他!”金子轩一脸怒容的走来。

 
 

“谁允许你这样抱他,你给我放手!”

 
 

“魏婴并不是你的所有物。”

 
 

“你们蓝家的自以为是的礼教就是让你这样私下把别人的未婚妻带走的吗?”

 
 

就算如此蓝忘机也并没有放手,迎着金子轩的怒气,大有强行把人带走的意思。针锋相对的二人没控制各自的信香,相互攻击着。

 
 

夹在他们之间魏无羡更加痛苦,他被金子轩他们的信香刺激得更甚,“蓝湛……放我下来……。”蓝忘机看着他苍白的脸色,不忍心他继续痛苦,只好把他放下来,虽闻不到蓝忘机的信香,但这俩人的信香都是冷冽的,周身像被冰封又被身体的火热双重折磨,很是痛苦。

 
 

一旁的金子轩搂过魏无羡,扒开衣领,对着莹白的脖子上的腺体狠狠地咬下去,身体内外都狠狠地被他的乾元信香填满,魏无羡在金子轩的怀里不停地颤抖着,紧紧的捉住了他的袖子,待那阵痛苦过去,终是支撑不住晕倒了。

 
 

金子轩抱起魏无羡就往莲花坞里走,回头冷冷的对蓝忘机说道“如你所见他魏无羡已经是我的人了,带他离开这些话,我今天就当做没听见,希望蓝二公子体谅。”

 
 

独留在那的蓝忘机把手掐得死紧,就像没有知觉一样站那里看着金子轩他们离开;刚见到魏无羡时的欢喜到现在的静默,原来有些事迟了就是迟了,那阵不甘久久不能消散。

 
 

金子轩抱着魏无羡急冲冲的往莲花坞里去,怒气没消,来往的家仆不敢多看纷纷让路。一路把人抱回房,回想自己如何着急的赶来见他,刚到达却看魏无羡与蓝忘机一起同游云梦,虽不想承认但他那高兴的神色是骗不了人的,一路上那些人议论他们二人是那么的相配,一字一句都像是对自己的凌迟,对啊,他是多么不愿跟自己成婚,他从来都没有对自己笑得如此高兴。

 
 

哪怕这些都不算,那么蓝忘机那句要带魏无羡离开的话就刚好是导火线了,凭什么!蓝忘机凭什么处处都能得到魏无羡的目光,尤记得在云深不知处,他们状似水火不容,可是不瞎都能看到蓝忘机对魏无羡那态度暧昧的样子;那一刻什么冷静理智都荡然无存,只想把人带走关起来,让他永远属于自己。

 
 

“我该拿你怎办!”说着便吻上魏无羡,本是细碎的亲吻,辗转之间不断加深。深受他骚扰的人那一刻终是睁开了双眼,迷梦的双眼注视着金子轩,大抵是还没清醒;一双桃花眼懵懂而纯净,魏无羡并没有挣扎,也没向往常一样恶言相向;只觉那一刻心里胀痛无比。把他紧紧的拥在怀里。

 
 

“金子轩……?”

 
 

↓↓↓↓

 
 

下面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s/g0np82meiM4jCybO/

——————————————————————————————

 
 

其实在偷溜出去的羡羡,把自己被标记了的气味消了(临时的,因为江澄也不喜欢,也不想跟师弟生分的羡羡自己捣弄出来的)所以蓝忘机遇到的魏无羡还是那个气息并不明显的样子,再加上那时两家都有意将他们私下已经结契的消息压下,连双璧都没让知道,蓝忘机自以为是分化成了坤泽所以被强娶(实际上也差不多)所以才想要带魏无羡离开。

那一头面对金子轩死缠着,渐渐习惯了,从最开始的看见就想打到不管不顾,就是不能分开太久,在莲花坞里几乎都是出双入对(师弟们都眼瞎惯了)

 
 

最后我瞎逼逼一下,没搞成事,是我的锅,第一次写文,也不太会写文π_π

 

【all羡】存个脑洞

来自b站那些各样跳舞的羡羡,如果当年流浪的羡羡没被带回莲花坞,而是被拐卖到了舞技坊(就是在各种宴席里表演舞技的场所,不是那种做皮肉生意的场所,不过也是卖身的一种吧!)苦练各种舞蹈的羡羡,并没有修炼灵力。但是因为人美加上熟悉各种技艺,所以是头牌吧!

某天在岐山温氏里表演,被温若寒看上了,强行留下,因为他修炼的神功需要一个上好的灵器散攻;这个羡羡身上有灵根,就是没有经过修炼,是做炉鼎的好材料(此处应有肉)

这时在另一边被围剿身死的老祖羡的灵魂刚好穿越到当时被温若寒折腾得只有半条命的舞姬羡身体里,灵魂自带鬼道能力,一边忍受屈辱,一边打算在悲剧发展之前把温氏灭了,反正这个魏无羡,跟各大家族都没关系!瓦解温家从内部开始。每天都在温若寒身旁,用怨气一点一点吞噬他……(好像变成了妖姬羡了?)


反正也不打算写,就这样吧!(๑•ั็ω•็ั๑)溜了 溜了

应该没人想看是吧!( •̀∀•́ )


今天羡宝生辰,没来得及写贺文,草草涂了一张画,羡羡生辰快乐!

【all羡】唯你6

第六章

 
 

等金子轩和魏无羡来到正殿后只见除了江宗主和虞夫人还没到,江澄和江厌离已经入座了,因为金子轩在,江厌离坐到了对面虞夫人旁边的位置。江澄还是坐在他平常的位置上,魏无羡习惯性的坐在他旁边,金子轩也跟着在他旁边坐下。只见江澄看见金子轩马上就黑了脸,金子轩也眼色不善的对他回望过去,然后就形成这个奇怪组合,不过这中间怪异的氛围是怎么回事?

 
 

只见江澄和金子轩在互瞪,眼神你来我往中貌似还夹着刀光剑影,坐在他们中间的魏无羡可是如坐针毡:这什么情况,他们在比试谁眼神更能杀人吗?江叔叔他们什么时候来啊啊……还有师姐你能不能别这样笑……!!!或许让他们坐一起坐更好。魏无羡头疼的想。

 
 

看见他扶额一脸忍隐的表情,江厌离以为他又病着不说,正要过去时,江枫眠与虞紫鸢 刚好进来了,也不方便再说什么。江澄与金子轩也跟着行礼,终于结束了这个诡异的气氛。席间也没人说话,一直熬到结束,可差点把魏无羡憋坏了,都怪金子轩,不是这家伙,他们也不会这么安静的吃饭了,想想平时师姐一定把剥好的莲子拿给自己的,还能抢江澄的菜,现在只能在那二人的低气压下默默吃饭,真是食不知味啊!

 
 

席间偶尔想跟江澄打闹,都被虞夫人的瞪视制止,没意思,魏无羡赌气的谁都不看,专心剥着手边的莲蓬;江澄那边想晚宴结束后这厮应该也回去了,再忍忍好了也就收回目光,转而看着魏无羡这个没用的家伙,怎么又跟他金子轩混在一起,是不是被人信香一勾就跟着他跑了,再想到他们那事就觉得看那厮更恶了,哼!

 
 

察觉到江澄的视线,以为他想吃莲蓬,便把剥好的那些先给了他道“想吃就说,看我干嘛!又不会不给你。”江澄脸色好转的拿眼神挑衅金子轩;一边的金子轩当堂想炸了!碍于长辈在不好发作,只能闷气吃饭。

 
 

江枫眠对他们几个小辈说了一会话就让他们回去了,奉命把金子轩送出莲花坞的魏无羡跟他走在一片碧荷连天的水廊上,相对无话,在莲花坞从来没这么安静过,可对这家伙也无话可说,这真不像自己,对这样别扭的自己满是嫌弃,心里也怪怪的……

 
 

“就送到这里吧!”金子轩突然说到,原来不知觉中已经走出许远了,正想转身回去,却被金子轩捉住了手,一把搂住他的腰肢,唇被轻轻的碰了一下,点到即止就放开了;金子轩目光深沉的望着他说道“我可要过段时日再来,到时候我希望你可以想清楚。”说完就御剑离开了!

 
 

看见他走了,魏无羡脸色立刻爆红的蹲在一旁平复心情……要命……这家伙能不能别这样,虽说更亲密的事都干过了,而且这段时间相处下来这事也没少干;可还是不能接受被另一个人这样亲来亲去;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只是心里乱乱的,最后还是觉得这金子轩很讨厌,太讨厌了。

 
 

魏无羡一边胡思乱想的往房里走去,经过庭院时看见师姐正坐在那,像是在等人,江厌离招手让他过去,先摸了摸他的额头,见人没有异样便把提着的食盒放在他手上,“晚膳看你吃的少,白天又下水了,怕着你又病了不说,便特意给你备了汤,趁热着吃。”

 
 

“师姐,你一直在等我吗?风大别站着,进来坐坐。”

 
 

“好!”一直拿他没法子的江厌离跟着他进去坐在那,给他布置吃的,见魏无羡盯着自己,便对他说道“怎么了?有事想对我说的?”

 
 

“师姐,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的?”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是因为金公子吗?啊羡你是怎样想的?。”

 
 

“师姐,我不知道何为喜欢,可我想我不会喜欢一个人,至少不会太喜欢。”

 
 

“或许你只是还不明白何为喜欢而已!金公子他对你与旁人还是很不一样的。”

 
 

“他或许只是被乾元和坤泽的天性迷惑了呢……难保他不是一时兴起寻我好玩。”

 
 

“怎么会呢。”江厌离想起刚从云深回来的魏无羡,

 
 

江厌离看着在踏上打滚的魏无羡,弹了一下他的额头,笑道“你呀,真小孩子脾性。”

 
 

“当然啦!羡羡才三岁呢!”

 
 

“好好好,三岁的羡羡快来和汤!”还记得,刚从云深回来的魏无羡,虽然人前还是笑得跟之前一样没心没肺,可有些事终归不一样了;或许是因为金子轩以前与自己那婚约,啊羡有意的不在自己跟前说这事;

 
 

自己既心疼又有点伤心,这个弟弟一直都这样,有事都只会放在心上。也不多依赖一下家人,更多的无力帮他分担,虽对金公子没啥成见,可是终究伤害了自己重要的家人。

 
 

想到那刚回到云梦的那段日子,因为体质的原因被乾元烙印后的依赖症一直病着,只有金公子的信香安抚才见好转。看着他既不想见那人,可是也只能跟他形影不离;难免一阵心疼,既然不能长期分离,那婚事只能尽快办妥。

 
 

虽看不得魏无羡委屈,但金公子也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了之前对着谁都视若无物,在啊羡跟前还是不一样的。看着最近的互动,感觉二人间或许也没那么恶劣!

 
 

“师姐,我吃好了!”魏无羡的声音把江厌离从思绪中拉离,拿起手帕给他擦了下,笑了一下拿起食盒正想离开。

 
 

“啊羡你好好想想休息吧!”

 
 

“……好!”

 
 

目送江厌离离开后,走到挂起的喜服旁,抚摸着这喜服的纹路,真是做的极美,细绣着各种祥纹和江家的家徽九瓣莲,自己终要离开了吗?

 
 

想到自己幼时父母都不在了,几乎想不起他们是怎样相处的了,唯一记得的画面都是一家三口快乐的笑声,可这个家很快就没了,流离失所,幸得江叔叔找到带回来,虽虞夫人不喜爱自己可在这里的年间真是无比的快乐。看着江叔叔与虞夫人的相处方式,总感觉会不会就是以后的自己与金子轩,突然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关系,看着这里的一切,心里越发觉得惆怅。

 
 

自认洒脱自如,一直只想做个行侠除恶的恣意人生,奈何天不从人愿,虽说成了坤泽,天资没降,可是为什么天命偏偏是那个谁!可恨!可气!想到以后,还是有一丝的不安;自己或许真病得不轻了,怎么又想到金孔雀身上了,搂着枕头滚回塌上。貌似又闻到那该死的雪松香气……啊啊啊不能再想了,滚着滚着也进入了梦乡。

 
 

这剧情改了又改,写了删,还是觉得写得很矫情……能不能让我直接坑了……⊙﹏⊙///

 
 

一只婚前恐惧症的羡羡(bushi)下一章搞事!

 
 

没存稿,码字龟速,懒癌晚期,几乎周更(找抽!)

 

【all羡】唯你 5

第五章

云深不知处,路过的门生对着笔直跪着的金子轩侧目,窃窃私语:“这金公子是在干啥?”

“不知道啊”

“听说是跟江家的大弟子有关”

“虽说这魏公子平常是顽劣了点,可也不是没有分寸的人啊?”

“看着这金公子的样子,像是打架了”

“那……难道是那魏公子跟金公子打架所以受罚?”

“怎么不见魏公子被罚呢”

“难道是被关禁闭了?!!!”

“这么严重吗!”

“可不是嘛,云深不知处禁止私斗!谁不知道他俩不和呢”

“那真是太厉害了”

“背后不可议人是非,都去自行领罚!”只听见一道冰冷的声音道;

“是!蓝二公子!”那些门生背后发冷,只好作鸟兽散……

只见蓝忘机看了金子轩一眼,拂袖离去;那眼神如果能杀人,估计金子轩早就千疮百孔了。

一直被当做奇珍异兽观看的金子轩一直没有多余的动作,一脸肃穆的跪着,对那些闲言闲语一概不管。

不知过了多久,只见一道紫色的身影直直走来,在他面前站定语气不善的说道“唷!这跪的挺直得嘛!” 。来者正是江澄,江晚吟;“就是不知道你在装给谁看了!”

后面跟来的还有一些一同求学的好事之人,领头可不就是最爱看热闹的聂怀桑;只见他摇着扇子半遮脸脸道“这又是演哪出?”

“不知道啊!”后面跟着的人回道说

“奇了,这几天都不见魏兄的身影,难道真的跟别人谣传的那样,被关禁闭了!”

“不知道啊!江兄什么都不说”

“看他的眼神像想活剐了金兄”

“看那!他们在说啥?”

“太远了听不清”

“哼,这又与你何关!”金子轩冷冷的道。

“是与我无关,可如果你想演给魏无羡看的话,就死了这条心吧,他早就跟我父亲回莲花坞了!看你这样子真是可笑极了。”江澄冷笑的回他!

“你……呵!就算是这样,也是我赢了!”金子轩反讽道!

“操,你找死!”这二人三句不离就想开打,江澄如果不是还在受罚,估计他一定冲上去跟金子轩再打几个回合……

这二人间的火药味越来越重,甚至连各自的乾元气息都放出来了,那种针锋相对的可怕连在远处的人都感受到了,虽听不清他们在说的但都害怕他们又架上了,只能过去把江澄拉走了……

金子轩头疼的回想起,一番云雨过后魏无羡清醒过来对他那目空一切的眼神,对他只有冷冷的一声滚!之后一直背对着自己,好像自己是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现在更是自行的离开了,这对自己来说可是说是耻辱,自己身为乾元居然被坤泽如此无视……但是奇怪的是自己心里居然没有一点责怪,还无可救药的有点懊恼自己对他太粗暴了。想想自己估计真的不正常了!

另一边,被聂怀桑等人架着走的江澄,越想越来火,有气金子轩的,也有气魏无羡的。

可恶的魏无羡,醒了连自己都不见就跟父亲走了,居然不把自己带上,可恨,自己还要留在这抄书,还要对着那个混蛋金孔雀……想到这江澄脸色就越黑;

一旁的聂怀桑忍不住的说“江兄这到底什么回事,魏兄呢?都到哪里去了?几天不见,实在是想念啊!”

“你说什么!你说你想谁!啊!”江澄怒极的说道

“诶……这……我…只是好奇…”聂怀桑把扇子挡脸无奈的说道!

“这事你们少管”挣脱了他们,江澄怒气冲冲的走了;

留下一群风中凌乱的众人!就是这样,我们才好奇啊!!

一月后

接到家书从云深不知处回到莲花坞的江澄,乘坐的船在一片碧绿的荷叶中穿行,只见一个黑漆漆的不明物体在水里漂浮着。

“…………”江澄用船桨戳向那东西,戳了几下都没反应,最后狠狠地举起船桨大有当场戳死那家伙的意思,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东西扑腾起大片的水花,把他浇了个透顶,看着一脸无语湿透的江澄,还趴在船边狂笑……

“这么想当水鬼,我就成全你!”江澄高举船桨作势要打下去!

“别……别啊哈哈哈哈”魏无羡一把跳上船,笑着将他拉起;“这不是看着你在发呆觉得好玩吗,这么快回来了?”

“谁发呆了……云深不知处那地方早就呆不下去了!要不是你这家伙没义气的早早溜回来,我会这样吗。”气不过一把掐住魏无羡的脸说到。

“饶命啊…嘶…疼疼疼啊……”揉着被掐红的脸说道:“才多久没见,你这小子越来越暴力了,我这脸是你能随便掐的吗?掐坏了该惹多少姐姐们伤心啊!”

“呵……就你天天搔首弄姿,掐烂了不是更好,还有你咋跑出来装水鬼了,你有这么闲吗?”江澄觉得这揉脸的家伙着实可爱,可他身上那已经改变了的信香还有这没事人的态度更让他生气!

“这……这不是看见你的船吗…师兄亲自来接你了还想怎样”看见远处那金色的人影,魏无羡一下闪进船舱里说:“借我躲躲!”

“你……!”江澄也看见了那个在远处张望的人影是谁了,他进了船舱对魏无羡吼道:

“靠,他怎么在莲花坞里,魏无羡你死出来!”

“不要……这金子轩这厮烦人的紧,三天两头的跑来,赶都赶不走!”

“那你躲个什么呀,你还害羞了不成?”

“滚,谁害羞了……虞夫人她们不许我对他动武,不许打,我跑还不行吗”

“…………”突然很想揍人的江澄!

船只靠岸后,没看见那人,估摸着见不到人自行离开了!

江澄拉着魏无羡直奔房里,对着魏无羡说“金子轩来这干嘛?父亲居然还放他进来!这厮就该直接扔出去!你说他是怎么回事”

“……”眼神飘忽的魏无羡沉默以对;

“你怎么回事,说啊?”

“没怎么了……就是江叔叔答应了一些事……”

“什么事?”江澄突然觉得或者不知道更好;

“婚……婚事”越说越小声的魏无羡挠着脸说道;

“…………”

“江澄?……江澄……你还好吧?等等,你提剑去那?”

“…………呵呵!那时就该杀了他!”

“你先冷静……不是……你先把剑放下……!”

魏无羡一把抱着暴走的江澄,死命的拖回房里,就怕他看见金子轩提剑就砍,虽然第一个想砍死他的就是自己,可眼下真不能闹事!

“……被虞夫人看见了,又要被念了,求你行行好……冷静一下……”

“别告诉我你答应了,你…什么时候的事…”

“行了,都别说了……你就别掺和了……”魏无羡郁闷的回他!

“……我当初就不该听你的,帮你瞒着坤泽的身份就该让你关死在莲花坞!”气结的江澄把剑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还有,阿姐呢?阿姐那边怎么交待?”

“……师姐……她看上去还挺高兴的……(天天逼着我去试婚服)”最后那句没敢说出口的魏无羡,十分无奈!

“当初只是两家口头上定亲的,而且也没公开,现在就是把人换一下,诶……你别这样看着我!”

被江澄盯得发毛的魏无羡再次感叹这江澄到底咋回事,活像见鬼了的表情……

“父亲他们都同意了?他那样对你,就这样了事了?这么大的事情现在才让我知道!”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回来还没见过江叔叔他们,赶紧收拾一下过去吧!我先出去了。”只能扯开话题的魏无羡觉得他这师弟脾气越来越难琢磨了!人长大了就不好哄了!还有个金孔雀要处理……这都是什么日子啊!

魏无羡往自己房间走去,只见那阴魂不散的人早就倚在他的房门边上。等他自投罗网呢这是!

这叫啥?守株待羡吗?魏无羡嘴角抽搐的想到,确定把人无视到底的往房里走去;就在他准备开房门时,手被金子轩一把捉住,往他怀里一拽;把他压在门上。

“躲我好玩吗?”

“你才是,猫捉老鼠玩够了没?只能你纠缠我,我还不能跑了?”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金子轩气极了,偏偏此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曲解自己的话,不觉语气加重的说。

“可笑,虽我答应与你成婚,可以后你我还是桥归桥路归路!你以后喜欢什么样的人,爱如何都与我无关!我不信天命那一套!”魏无羡见推开不了他,更是气愤,又是这样,只要这个人在这里,总是无力挣扎。

气恼说不过他的金子轩对着那说不出好话的嘴唇重重吻了下去。

“唔……唔唔……”魏无羡瞪大了双眼盯着金子轩这家伙,金子轩对着他的唇吮吸咬嗜,他吃痛间那人舌尖已顺势而落,搅进他口中一阵掠夺。本能向后躲闪,背后却被紧紧的压制在门上,一番挣扎反抗全数被那人压制,肆意亲吻着。

退缩的小舌被纠缠拉扯,魏无羡只觉得呼吸不畅,牙床嫩肉被那灵巧舌尖一一扫过,顿觉呼吸炽烈,抑制不住的清液在口中反复搅动,阵阵酥麻感蔓延开来,被吮吸的柔嫩唇瓣一时把持不住开合不定,他被吻得双肩发颤,身体发软,尚有一丝清明还在,依旧努力反抗着;好不容易挣脱了那人的怀抱,一把把人推远。

魏无羡红着眼睛,拿袖子擦着嘴唇,狠狠地瞪着他,一副被欺负狠的样子看得金子轩呼吸紧了一紧,可也顾念着这里是江家,不能太过于放肆!

“我……答应了江宗主一同用膳,你也收拾一下同我一起去”,金子轩整理了一下衣裳对着魏无羡说道。

自认厚脸皮的魏无羡都惊呆了,他发誓真不想看见这厮,可是想想他之前把人揍出莲花坞,被虞夫人没收了随便,外加禁足学那鬼礼仪,就算是再不服气也只能望天惊叹了!

tbc


这章真的很水……全是瞎逼逼O_o,本人作大死偏要开长篇(自讨苦吃)文笔渣得没眼看,真的写不出修罗场!我羡对感情之事这是大写加粗的迟钝,撩人不自知!跟江澄是从小到大的好哥们,他不会有啥想法的;

(别期待车……车是什么……我真不知道;)

超喜欢金子轩这表情,超攻( •̀∀•́ ),明天更新吧!就当200粉的福利,我羡一如既往的可爱,晚安!!(溜了溜了→_→)

〔all羡〕唯你3

A=乾元

B=常人

O=坤泽

设定一般都是15、16岁分化的,常人最多,修仙的乾元修为更高深,金丹期的坤泽几乎是少之又少,总之非常occ,邪教圈地自萌………有生子,雷者慎入,原著向,文笔非常差!自娱自乐!

前尘cp是主轩羡,澄羡,all羡,魏无羡总受,轩羡先婚后爱

第三章

天还未明,只见金子轩,江澄二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都笔直的被压着跪在祠堂外面两看相厌;室内,魏无羡虽已被结契,可是人还未醒而且还在发热中,怨气入体,这怨气好除可冲撞着灵脉引发而起的情热;药石竟也起不了作用,医师道,只有先熬过雨露期这几天,再行观察,已经被标配的坤泽只能由他的乾元来解决,可是看外面的架势,大有再让金子轩再碰一下人,就要杀人的气势;蓝家主事人都觉得头大,这魏无羡,无论干什么事都能搞得这么腥风血雨,就算是现在神志不清都不省心……只能盼着2家的宗主赶紧到来;

江澄自是担心魏无羡,可怎么会这样,好端端的怎么就这样了呢?明明分化的这几个月还一点征兆都没有突然就进入雨露期了呢?想想 白天那个还在这里被仗罚的人,现在却躺在屋内,情况不明,明明什么时候都一副天塌下来都浪得要死的人,回想刚刚看见的画面,又是一阵心焦,他不知道如果父亲过来会如何处理,可是就是不能白便宜了这个可恶的金子轩,明明身上还有跟自己姐姐的婚约,他居然敢!早知道刚刚就该往死里揍他!

金子轩那边倒是平静多了,他知道就算是自己父亲来了,也没人能阻止他,人已经让自己标配了,定不会再有指配给他人的道理;魏无羡只能是自己的了!现在这事也不归蓝家管,等父亲来了就该有个了结了!

终于盼来了两家的宗主来了,看着脸色沉重的江宗主与金宗主一起进了内堂议事,不久只见江枫眠单独与金子轩谈了一会,竟让他去了魏无羡的房里,江澄当堂就炸了“父亲,你怎可以这样这厮他这样对待魏无羡,你还让他去糟蹋魏无羡,这算什么”“阿澄,慎言!”江枫眠严肃的对他说道;“现在只能暂时这样,其他的回去再议,你先起来吧!”江澄看着自家父亲那一脸凝重的表情就知道不好了,问到“魏无羡情况很不好吗?”

“蓝家的医师说了,阿羡虽是坤泽可又不一般,他灵力强大,分化后一直性征不明显,非命定匹配之人是不会引起的,这次受伤后一直高烧不退,而且又遇上了这事,只能靠金公子试试了,哎……”望着江枫眠沉重的神色,江澄本是不信天命的人,可是想起自己一直与魏无羡隐瞒着分化之事也是有错,但那人自分化后一直每个消停也不见任何像坤泽的样子,雨露期更加从未出现过;可是心里的不甘怎样也无法压下去…

室内披散着头发,脸色潮红的魏婴难得的清醒过来,看见来人居然是金子轩,想起昨夜之事,难怪会觉得那人异常熟悉,原来是这个金公主;就算是一直没心没肺如他也不禁觉得羞愤;看着那张挂了彩的脸,真实解气要不是自己使不上力气,自己也要揍他几拳头!可是就是这么可恶的人,他的信香却能让自己不自觉的沉溺下去,越是这样自己越难受,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情欲又由升起的苗头;不行,一定是这家伙搞得鬼魏无羡生气的道“你出去,我不想见你!”

“你还能撑到什么时候,你如何能熬得过……”金子轩慢慢的靠近他,在他的抗拒中,在腺体上一下子咬了下去,乾元霸道的信香铺天盖地的覆盖在他身上,那一刻理智仿佛又离他而去了,金子轩紧紧的抱紧了他……

tbc

这章都是为了下一章开车作准备……(别信)

一直写一直改……烦秃顶,先这样吧!写不出修罗场(ಥ_ಥ)

最近画的一堆草稿……嗯……